• 天辰是什么_【镜像海南】 琼岛复苏影像志·未来可期 在这个春天许下最美的心愿

    天辰是什么_【镜像海南】 琼岛复苏影像志·未来可期 在这个春天许下最美的心愿

    【镜像海南】琼岛复苏影像志·未来可期 在这个春天许下最美的心愿 出品人:郭志民 吴斌 吕鸿 总策划:韩潮光 罗建力 陈嘉奋 执行策划:胡续发 陈书焕 统筹:李小岗 陈正毅 摄影:刘孙谋 刘洋 陈卫东 汪承贤 文字:敖坤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春天的心情就该是这样——满心喜悦、满心憧憬。 虽然新冠肺炎的疫情还未完全消退,但我们依然可以在这个春天许下最美的愿望。 疫情过后,你最想做什么? “我想去武汉看樱花。”在海口美兰机场飞行区管理部,在防疫一线值班月余的医生刘睿,想去看看武汉——那座英雄的城市。 同样想去武汉的还有海南中学的两位学生郑雯予和叶千秋,防疫期间她俩为武汉捐去了60吨瓜菜。疫情结束后,她们想去登黄鹤楼,感受武汉文脉绵长。 对于防疫一线的老党员杜亚拾、黄亚铁,他们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喝一杯老爸茶,再回到以前那舒适惬意、岁月静好的幸福时光。 “想脱掉口罩,大口呼吸!” “想陪伴家人,出岛旅游!” “想店里生意红火!” 海南省也有自己的心愿——那就是统筹推进脱贫攻坚,确保如期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各项任务;还有加快推进自贸港建设步伐…… 一个心愿就是一份期待,一个心愿更是一份动力。 若待琼崖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 春天已来,未来可期;不负韶华,只争朝夕! 超市工作人员陶冬雪希望待疫情过后:“脱掉口罩 大口呼吸”。 2月26日,海口红城湖家乐福店,工作人员陶冬雪在忙碌清点网上订单。由于她居住小区有新冠状病毒患者,一直居家隔离,不能返工,24日开始复工。她在忙碌 检查市民的网上订单。疫情期限,市民网上订单增多,她要仔细的核对账单,确定货物及时配送到市民手里。记者 刘孙谋摄 陶冬雪帮助顾客将购买的商品装入袋中。记者 刘孙谋摄 陶冬雪忙碌地运送顾客线上购买的商品。记者 刘洋摄 陶冬雪认真核对发货的订单。记者 刘洋摄 运维管理工程师梁俊:“我想回家休息”。 2月26日,海南省政府服务中心的海南省数据大厅里,33岁的梁俊正在关注电脑里的数据信息,他是一名运维管理工程师,从2月3日开始上班至今,每天从早上9点开始工作至凌晨2点,主要处理用户,健康码系统的热线支持。记者 刘孙谋摄 梁俊正在关注电脑里的数据信息,为健康码系统的提供技术支持。记者 刘洋摄 梁俊正在关注电脑里的数据信息,为健康码系统的提供技术支持。记者 刘孙谋摄 郑雯予(左一)和叶千秋(右一):“我们想去武汉登黄鹤楼”。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湖北武汉暴发,蔓延全国。受疫情影响,海南不少农户种植的冬季瓜菜出现销售难。2月初,在看到相关新闻后,海南中学学生郑雯予和同学叶千秋、郑璇,在两天内募集了近12万元的善款,采购了60吨瓜菜运往湖北武汉。 2月9日下午3点,共有115人参与了这一公益计划,募集11.9万元爱心捐款。2月9日,郑雯予团队用捐款向昌江、临高的农户采购了60吨瓜菜,运往武汉。2月11日,爱心瓜菜运抵武汉,武汉硚口区的医院、困难群体等陆续收到这份来自海南的爱心瓜菜。记者 刘孙谋摄 海南中学学生郑雯予和同学叶千秋、郑璇,在两天内募集了近12万元的善款,采购了60吨瓜菜运往湖北武汉。受访者供图 2月11日,爱心瓜菜运抵武汉,武汉硚口区的医院、困难群体等陆续收到这份来自海南的爱心瓜菜。受访者供图 ​ 2月11日,爱心瓜菜运抵武汉,武汉硚口区的医院、困难群体等陆续收到这份来自海南的爱心瓜菜。受访者供图 美兰机场急救中心医生刘睿希望:“我想去武汉看樱花”。 海口美兰机场飞行区管理部,急救中心医生刘睿在救护车上清点设备,从1月23日至2月18日,她在机场的急救中心进行24小时值班,岛外乘客抵达海口后,会进行热能感应测量体温,同时她也会对乘客进行精确测量体温,并实施病情观看。记者 刘孙谋摄 刘睿正在检查救护车上的各类急救设备。记者 刘洋摄 刘睿认真核对急救车内药品医疗器械的数量和种类。记者 刘洋摄 交警蔡建家:“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能早日回家团员,患者能早日康复,生活愉快。全国各行业的工作生产蒸蒸日上,海南自贸区(港)建设不断向前发展”。 2月26日下午5点,在海口市国兴大道与五指山交叉的十字路口,都能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就是海口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美兰大队主任科员——蔡建家,每天的早上上下班高峰期,他就会在此站岗执勤,进行交通指挥。 这是他从警32年唯一一次戴口罩执勤,从大年三十开始执勤,中间休息三天,然后一直上班至今,每天他都会佩戴口罩,随身带消杀喷雾。在这省府东岗的站点, 他用标准的姿势指挥交通,一天指挥动作都要达到上千次,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骄阳烈日,他都会站好每一天班岗,为市民出行保驾护航。记者 刘孙谋摄 正在执勤的蔡建家。记者 刘孙谋摄 蔡建家认真指挥,每一个动作都做的十分标准。记者 刘洋摄 蔡建家告诉记者,这是他从警32年唯一一次戴口罩执勤。记者 刘洋摄 快递员陆建新希望:“陪伴家人出岛旅游”。 陆建新是海南邮政金盘揽投站的投递员,从大年三十至今,没有休息过一天,他每天准时上班派件,唯一不同的是“越干下班越晚”。 如今,市民复工后,许多快递量增多,但是快递柜依然不能投放,陆建新负责12个小区的货物投放,每天都要6点到海南邮政金盘揽投站,进行货物分类,装货,进行一天的货物投递。 2003年,陆建新在北京经历过“非典”,有防范的经验,所以此次疫情发生后,他自己购买口罩,坚持每天消杀,电动车消杀。记者 刘孙谋摄 由于每天工作都十分晚,当他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家里两个女儿已经熟睡,不能陪护闺女让陆建新十分愧疚。 陆建新是海南邮政金盘揽投站的投递员,从大年三十至今,没有休息过一天,他每天准时上班派件,唯一不同的是“越干下班越晚”。记者 刘孙谋摄 陆建新正在分拣快递包裹。记者 刘洋摄 陆建新将快递包裹放入电动自行车上,准备派送。记者 刘洋摄 社区党员杜亚拾(右一)与黄亚铁(左一):“喝杯老爸茶”。 2月26日,海口市中山社区街道办,64岁的杜亚拾与62岁的黄亚铁值岗,帮居民测量体温。杜亚拾党龄22年,黄亚铁党龄16年。春节前,他们担当社区义警队志愿者,巡逻街道,疫情发生后,他们两个人主动请缨执勤一线,站岗在这原酒公司宿舍。该宿舍区,住户34户,102人,目前返回该宿舍生活的有21户,65人,两位老党员每天都要早上8点前来值班,至下午六点,该社区实施24小时执勤,分四班轮班倒。 64岁的杜亚拾早上,要照顾走路不方便、视力不太好的妻子,料理完家务事后,他便徒步赶往该宿舍点执勤。两个老党员要对进出居民测量体温,还贴宣传告示横幅。虽然防疫有风险,但是家里人十分支持,黄亚铁的女儿还特意发微信给父亲点赞。 两位老党员曾在威马逊台风时,站在齐腰深的水中,转移居民,也曾在登革热疫情期间,参与巡查义务,虽然他们已经退休,但是他们却没有退岗,依然发挥老党员的余热。记者 刘孙谋摄 疫情发生后,64岁的杜亚拾与62岁的黄亚铁他们两个人主动请缨执勤一线,站岗在这原酒公司宿舍。记者 刘洋摄 64岁的杜亚拾与62岁的黄亚铁两位老党员每天都要早上8点前来值班,至下午六点。记者 刘洋摄 杜亚拾将每天工作的照片发给女儿,女儿十分的支持父亲杜亚拾的工作。记者 刘洋摄 寿司店店长吴天荣期盼:伙伴们身体健康,店里生意红火。 2月26日,海口上邦百汇城,新一番三文鱼寿司店长吴天荣在忙碌清点订单。1月19日后,该店实施企业自救,度过困难期,他们进行外卖配送,每天早上8点半,店员进行体温测量,台面每隔四个小时进行消杀。同时,规定店员不要随意外出走动,佩戴好口罩,保护好员工身体安全。 每天,吴天荣都会对店里的食材进行检控,发现食物变质及时清理,保证食材的新鲜,严控品质,如今该店每天的外卖营业额达到上百份,企业不仅解决市民吃饭问题,同时也能让企业渡过难关。记者 刘孙谋摄 吴天荣认真清点外卖订单防止遗漏。记者 刘洋摄 每个前来取货的外卖小哥,吴天荣都要为其测量体温。记者 刘洋摄 责任编辑:陈贤玉 分享:

  • 天辰客户端_海南将推出旅游综合保险产品,每位入岛游客均可免费获得

    天辰客户端_海南将推出旅游综合保险产品,每位入岛游客均可免费获得

      海南日报记者2月29日从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获悉,为降低疫情对旅游业发展的影响,提振国内外游客和旅游企业信心,该厅将与有实力的保险公司合作,推出“海南游、疫安心”旅游综合保险产品。   “海南游、疫安心”旅游综合保险产品是一种由政府主导、保险公司商业运作的特定旅游综合保险产品,投保人为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被保险人为疫后海南旅游市场开放后一年内不特定来琼游客,保单有效期一年。届时,每位入岛游客均可免费获得一份因感染新冠肺炎、登革热等流行传染病及自然灾害(台风、暴雨、洪水、雷击等)等不可抗力原因导致人身伤亡或产生医疗费用的旅游综合保险产品,每名游客保障时间为自其入岛时开始至离岛当天24时终止。   保险方案对投保人责任限额作了说明:保障对象每人死亡或残疾责任限额为50万元,每人医疗费用责任限额5万元,每人每次住院补助金50元/天(最高不超过30天),每次事故责任限额800万元,每人补助费用限额1万元。   方案约定,对入岛至离岛时间最长不超过90天(短期旅游或旅居)的游客提供不记名保险。出险时,游客需提供身份证及入岛凭证(相关火车、轮渡、飞机、省际客运票据或网上订单等)、本地住宿凭证(入住酒店的提供酒店/民宿订单等)或景区门票等,供投保人及保险人认定游客资格。保单特约承保游客因在海南省内确诊新冠肺炎、登革热所造成的住宿费、交通费(包括但不限于往返机票、轮渡票、火车票、省际客运票据)损失,以每人1万元为限,实报实销。关于传染病潜伏期,保单扩展承保在提供离岛凭证基础上,自离岛凭证日期起计算14天为责任终止时间。   据了解,省旅文厅此举为落实省政府“要千方百计降低疫情对旅游业发展的影响,以问题为导向,从短期、中期和长期考虑,推出恢复重振旅游市场信心、促进旅游业转型升级的有力举措”相关要求的又一举措,旨在全国疫情完全控制并解除出行限制前,通过政策创新和特色营销,提前做好海南旅游安全和市场信心恢复的宣传和保障工作,重塑海南健康安全旅游目的地形象。 ​ 责任编辑:武海霞 分享:

  • 篮冠联_海南周刊 | 黎婺山——五指山——鹦哥岭 黎母岭今古钩沉

    篮冠联_海南周刊 | 黎婺山——五指山——鹦哥岭 黎母岭今古钩沉

    文\本刊特约撰稿 何以端 海南第一峰五指山海拔1867米,第二峰鹦哥岭1811米。而著名的黎母岭,“身高”却只有1411米,在2008年版《海南省地图集》“海南岛地势图”的诸峰中,黎母岭跌出前十,高度仅排第十二。 这个黎母岭,并非古籍“山极高,常在雾霭中,黎人自鲜识之”“虽黎人亦不可至也”的黎母岭,那么,原来的在哪里,这个又是如何得名的? 今天的黎母岭,历史上被称为“头平岭”。李幸璜 摄 北宋: “黎母山”是最高峰 黎母岭之名,最早似可追溯到晋代。如南宋《诸蕃志》:“(海南)按《晋书》分野属婺女分,谓黎牛婺女星降现,故名曰黎婺,音讹为黎母。”又《方舆胜览》转引北宋《琼州图经》: 黎母山。《图经》:岛上四州,以黎母山为主山,特高。每日辰巳后,云雾收敛,则一峰耸翠插天。申酉间,复蔽不见。此必所谓“南极星芒所降之地”也。 宋代认黎母岭为海南最高峰。《宋史·王祖道传》记载:崇宁间(1102-1106年)知桂州王祖道“请于黎母山心立镇州,为下都督府,赐军额曰靖海”,镇州遗址在今东方市东河镇中方村一带。 据此,这“黎母山”应该是猕猴岭(海拔1654米)或霸王岭(海拔1560米),这正是从沿海抵达海拔1500米以上高峰最近、道路相对好走的一条线。 宋代的定位影响到元初。至元三十年(1297年)邢梦璜《平黎碑记》载元军大征,“勒(石)黎婺岭”及五指山,其石即“大元军马下营”摩崖石刻,在乐东尖峰岭下。 南宋: 首现“五指山” 南宋乾道与淳熙间(1171-1177年)任职广西的范成大与周去非,传世著作《桂海舆衡志》与《岭外代答》,系统记载了海南风物。他们笔下的黎母岭令人神往,为历代反复引用,但基本内容仍沿北宋:“(黎人)皆环黎母山居耳。若黎母山巓数百里,常在云雾之上,虽黎人亦不可至也。秋晴清澄,或见尖翠浮空,下积鸿蒙。其上之人,寿考逸乐,不接人世。人欲穷其高,往往迷不知津,而虎豹守险,无路可攀,但见水泉甘美耳。此岂蜀之菊花潭、老人村之类耶?”(《岭外代答》) 当时较大的一次“黎人归化”,首次提到了五指山:“淳熙元年(1174年),五指山生黎峒首王仲期率其旁八十峒、丁口千八百二十归化。仲期与诸峒首王仲文等八十一人诣琼管公参……犒赐遣归。”(《桂海舆衡志》) 王仲期的八十峒生黎,真的环绕五指山而居吗?未必。古代对汉民系以外的族群都泛称为黎。借助南渡江,宋代汉文化圈势力大概可深入至今定安县城一带,而周边多半汉黎相间。王仲期们在与更深山族群的盐铁贸易中,了解甚至直接观察到五指山。 范成大是广西经略安抚使,正管着海南,记述权威。王仲期率众归化,留下腹地高山的第一个触目记载——五指山。 “五指”峰峦特殊,没亲见是不可能得出此名的。但范、周二人(包括当时所有人)显然还不知道五指山就是最高峰,“虽黎人亦不可至也”的黎母岭才是。此时黎母山何在,与五指山是何关系,尚未有正面的阐述。 明代: “黎母山”即“五指山” 元明之间认为五指山就是黎母山,也有概略的正确定位。明天顺初(1457年)《大明一统志》载: 黎母山,在定安县南四百里。山有五峰,又名五指山。极高大,屹立琼、崖、儋、万之间,为四州之望……一名黎婺山,方言讹为黎母云。 这部国家级地理志,是现存最早正面记载五指山状况的史料,此前仅得一个名字。《一统志》已认识到五指山是最高峰。 明代方志曾将五指山当作“黎母山”。羚羊 摄 现存明代海南方志中,对两山是否相同的记载多有参差。年代较早的《琼台志》最为正确,该词条先引用“黎母即五指”的传统说法: 定安县,山类:黎母山。一名五指,在县南四百里思河生黎峒中。五峰如人指屹立,四州之山脉、水源皆出自此。 而最后特加按语,指出两山其实并不相同:“黎母即五指,志传沿书久矣。近访熟黎村者,皆言身涉其地,五指居中。其地南界陵水、崖州、感恩诸处,土色皆浮白,北来者多赤。旁有黎婺山,尤甚峻。一水湍急,流出镇川。据此,则黎婺当别为一山无疑。” “镇川”当是“镇州”的笔误,在昌化江边,上游正是从五指山西麓流经鹦哥岭脚下,山势确比五指山更为险峻,这段河床坡度也大,终年水势湍急。 《琼台志》这段对大山大河的描述基本准确,胜于明代其他方志,是现存史料中,但对黎母岭的认识和定位尚未精准。 鹦哥岭才是志书所指的黎母岭。羚羊 摄 康熙年间: “黎母岭”即今鹦哥岭 按清康熙间关于黎母岭的定位,便是今称鹦哥岭的海南第二高峰。 康熙三十年(1691年)成书的《定安县志》,首次给出两座山的明确里程: 黎母岭:即光螺岭,《通志》误作二山,在县西南,属生黎地,距城二百八十里。 大五指山:在县正南思河都界外,属生黎地,距县城四百三十余里,其高际天,其广莫测,五峰如指。 稍后的康熙《琼州府志》全按县志这两词条,唯独将黎母岭的距离改为“三百八十里”。虽然该志此处不巧残页,但参照其后的雍正、道光《广东通志》及乾隆、道光《琼州府志》相应词条,均近全文引述《定安县志》,皆为“三百八十里”,可确证无疑。 自康熙二十八年吴启爵平定山区,“开十字大路,南通崖州,东通万州,西通儋州”以后,海南中部的大山大河位置及里程已基本明确:五指山,南距定安县城四百三十里;黎母岭即今鹦哥岭,西南距城三百八十里。 康熙末期《皇舆全图》,标绘海南四座大岭:五指山、纵横岭(今南茂岭)、黎母岭(今鹦哥岭),方位都准确。 康熙间,方志对五指山、黎母岭里程的准确定位,是古代地理志的一个重大进步。 1932年,德国人类学家史图博使用英国海图,按清代道光年间的正确位置标示黎母岭。何以端 供图 晚清时期: “头平岭”变“黎母岭” 然而,晚清对山岭记载出现系列异动,造成黎母岭“北移”,影响至今。 1861年成书的同治《广东图》,定安县自北至南依次出现光螺岭、大黎母岭、加钗峒、鹦哥岭、毛立锥、红毛峒、大五指山等标示。用当代地图解读,“大黎母岭”“大五指山”分别是当代黎母岭、五指山;“鹦哥岭”同当代,与此前表述大有不同。稍后的同治《广东图说》,对“大黎母山”“鹦哥岭”里程、方位的叙述,更是混乱。 十余年后,光绪四年(1878年)印行的《定安县志》,把黎母岭替换成“鹦哥钩岭”。清代各版《琼山县志》,对黎母岭向无记载,因其不在域内,到民国《琼山县志》,受《定安县志》影响,该岭在没有任何来源交代的情况下,白纸黑字:“黎母岭,在水会所南二十里林湾都。高六十余丈,长有六里,山林丛杂,甚为崎岖……”这个新的“黎母岭”,直接影响了20世纪的地图标绘和行政建置“黎母山镇”。 其实,今天的黎母岭最早是作为“头平岭”见诸《琼台志》记载的:“头平岭,在(琼山)县之西南三百二十里许西黎都。四畔皆山,延绵凡数十里。中峙起一峰,特高而顶平,树木阴翳。” (作者系海南师范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原标题:黎婺山——五指山——鹦哥岭 黎母岭今古钩沉 责任编辑:武海霞 分享:

  • 天辰平台网_海南农垦4家单位获评省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实践教育基地

    天辰平台网_海南农垦4家单位获评省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实践教育基地

       海南旅游头条、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南国都市报海口3月9日消息(南海网记者 陈丽娜 )近日,海南省教育厅、海南省旅文厅联合公布2019年海南省第二批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实践教育基地评选结果,海南农垦4家单位获殊荣,分别是海南农垦博物馆、海口桂林洋热带农业公园、儋州蓝洋研学旅行实践教育基地、儋州石花水洞地质公园。   据了解,2019年9月-12月期间,海南省教育厅与海南省旅文厅组成研学评选小组,严格按照海南省教育厅等12部门《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文件精神,经过初评、复评、申报材料评审、实地考察、终评等多个环节,最终评选出19家符合资质的研学教育基地。   海南农垦博物馆,位于海口市滨海大道财富广场,属国有公益性行业博物馆,总面积5200平方米,现馆藏文物1.6万余件(套),有丰碑颂、军垦志、赤子心等九大展厅。自2011年开馆以来,垦博免费向公众开放,陆续接待来自海内外、国内外、农垦系统内外的访客近60万人次,受到普遍好评。   图为海南农垦博物馆。(资料图)   桂林洋热带农业公园,位于海口江东新区,园区总占地面积770公顷,周边旅游配套设施完善,目前已开放的景点有农业梦工厂、生态热带新果园、共享菜园、高山村等。公园按国家AAAAA级智慧旅游景区标准建设,是集热农科普示范、研学旅游、农耕体验、健康生态等于一体的现代热带农业综合示范体。   农业公园自开园以来接待了大批中小学生研学旅行,课程设置丰富,具备较强的参与性、知识性、趣味性,如高科技温室大棚体验种植采摘学习现代农业高科技知识、共享菜园体验传统农耕生活、农业梦工厂嘉年华了解现代化智能割胶系统、美丽乡村高山村“海南百姓志”与“乡愁馆”追根溯源感受农耕文化、生态热带新果园了解国内外“名优稀特”热带珍稀树种科普知识等课程,深受广大中小学生及幼儿园、亲子家庭等游客欢迎。   桂林洋热带农业公园集热农科普示范、研学旅游、农耕体验、健康生态等于一体的现代热带农业综合示范园区。(资料图)   生态热带新果园让学生认识了解国内外“新、奇、特”果树的生长及栽培特点,在接受科普教育的同时提高热爱自然、亲近自然和保护自然的生态环保意识。(资料图)   园区深受广大中小学生及幼儿园、亲子家庭等游客欢迎。(资料图)   儋州蓝洋研学旅行实践教育基地,于2017年创建,以突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习优秀传统文化,感受儋州自然人文景观”的主题,已按要求完成组织机构设立。创建以来,共接待三批1200多人次的中小学生前来体验研学活动,受到学校、家长、学生的好评。   儋州蓝洋研学旅行实践教育基地。(资料图)   石花水洞地质公园,位于海垦八一总场,距儋州市30公里,形成于140万年前。整个景区由内景区、石林景区和热带果园观光景区三部分组成。是一个集科考、观光、科教为一体的综合性园林景观。洞内的石钟乳、石笋、卷曲石、单晶方解石花等极具观赏和科学价值。   石花水洞地质公园。(资料图) ​   石花水洞地质公园。(资料图) 责任编辑:陈贤玉 分享:

  • 天辰测速登_组图 | 海南乐东:火龙果带来“火”生活

    天辰测速登_组图 | 海南乐东:火龙果带来“火”生活

      3月21日,在乐东黎族自治县华翔火龙果基地,农户们忙着采摘火龙果。   据悉,这是该基地建成后采摘的第一批火龙果,约5万斤。华翔火龙果基地目前拥有289亩火龙果示范基地,除了以每人每天工资140元,雇佣周边村庄贫困户、低保户前来就业,还以地租分红的形式让周边村民增收。   近年来,乐东不断夯实基础,引进多家龙头企业强化产业扶贫,重点发展火龙果、哈密瓜、金菠萝、毛豆等产业,带动贫困户脱贫,农民增收。   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李艳玫 武威 报道   在乐东黎族自治县华翔火龙果基地,农户们忙着采摘火龙果。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武威 摄   在乐东黎族自治县华翔火龙果基地,农户们忙着采摘火龙果。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武威 摄   在乐东黎族自治县华翔火龙果基地,农户们忙着采摘火龙果。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武威 摄   在乐东黎族自治县华翔火龙果基地,农户们忙着采摘火龙果。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武威 摄   农户和她的火龙果。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武威 摄 责任编辑:陈贤玉 分享:

  • 天辰怎么样_椰视频 | 减税、免租!海南支持旅游企业渡难关

    天辰怎么样_椰视频 | 减税、免租!海南支持旅游企业渡难关

      点击查看视频   3月22日,海南省新闻办举行《海南省旅游业疫后重振计划》政策解读新闻发布会。会上,省旅文厅副厅长刘成表示,海南将全力支持旅游企业疫后恢复重振,在“旅六条”免租条款的基础上,出租方为旅游企业减免租金,可以减免2020年1月–6月应缴纳的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数额不超过所减免的租金。     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联合报道 记者 苏靓 陈元能 责任编辑:陈贤玉 分享:

  • 天辰怎么样_海南周刊|海南热带野生动植物园:动物宝宝扎堆卖萌

    天辰怎么样_海南周刊|海南热带野生动植物园:动物宝宝扎堆卖萌

      【编者的话】   入夏以来,海南热带野生动植物园喜讯连连,园区里相继诞生了长颈鹿、坡鹿、麋鹿、骆驼、火烈鸟以及孔雀等数种动物宝宝。这些初生动物宝宝都是什么模样?它们的成长会经历什么变化?动物爸妈们是怎么带宝宝的?让我们跟随镜头一起走进海野动植物园去看一看。   文\图 海南日报记者 封烁 ​   海野的长颈鹿幼鹿。 只有大约25%~50%的长颈鹿幼鹿能存活至成年。长颈鹿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发布的红色名录里属于易危级别。   黑天鹅幼雏跟随亲鸟群在湖中游行。刚出生的黑天鹅肤色呈浅灰色,6个月左右才可学会飞行。   长颈鹿宝宝依偎在长颈鹿爸爸身旁。 长颈鹿繁殖孕期15个月,每胎产一仔,生下来的幼仔身高便可达到1.8米左右,出生后20分钟即能站立,数小时后即可奔跑。但在出生后前两周,幼鹿多数时间在地上静卧,并受母鹿的庇护。   幼年火烈鸟是名副其实的“丑小鸭”,灰扑扑的毛发与父母高贵艳丽的外表相去甚远,大约到3岁性成熟,才会“披上红衣”。 成年火烈鸟为了吸引异性会在外表上下足功夫,色泽越是亮丽、颜色越是鲜艳的火烈鸟,就越能证明它的体格强壮。它们会在白天花时间进行羽毛整理,还会用鸟喙将尾部腺体分泌的油脂小心均匀地涂抹在全身,这些油脂可使羽毛看起来富有光泽。   一只成年火烈鸟正优美展翅。   麋鹿妈妈和宝宝。麋鹿是中国特产、世界珍稀的动物。其长相奇特,头脸像马、角像鹿、蹄子像牛、尾像驴,所以也被称为“四不像”。麋鹿是一种大型食草动物,原产于中国长江中下游沼泽地带,性好合群,善游泳。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麋鹿的评级为“野外灭绝”。目前,中国已在北京、江苏省盐城大丰区、湖北省石首市、河南省原阳县等地实施麋鹿散养计划,成功恢复一定规模的麋鹿种群。   两只形似“鸡仔”的蓝孔雀宝宝亦步亦趋地跟在母亲身后。作为飞禽的颜值担当,蓝孔雀以优美的外形和华丽的尾羽所闻名。蓝孔雀别称为印度孔雀,雄鸟拥有直立的枕冠,羽色华丽,尾上的覆羽特别长,远超过尾羽。蓝孔雀的繁殖期为3-6月,喜筑巢于灌木丛中的地面凹坑上。   小坡鹿认真地跟妈妈学习野外生存课中最重要的“保持警惕”。坡鹿是印度泽鹿的同属,外形与梅花鹿相似,但体型较小,背中线为黑褐色,背脊两侧各有一列白色斑点。作为海南最广为人知的神话传说“鹿回头”中神鹿的原型,坡鹿也被视为海南文化的代表形象之一。   游客与小骆驼“惊蛰”的亲密接触。小骆驼诞生于2020年的惊蛰期间,因此得名“惊蛰”。由于骆驼妈妈缺乏带崽经验,出生后不久便弃养小骆驼,但海野的“奶爸”“奶妈”担起了责任,全日无休,精心照料,每隔2小时喂一次奶,让“惊蛰”幸运地存活了下来,并逐渐学会食草,开始健康成长。   梅花鹿妈妈对梅花鹿宝宝的舐犊情深。梅花鹿是一种中小型鹿,雄性角长达30至66厘米。梅花鹿群居性不强,雄鹿往往是独自生活。梅花鹿种群主要分布在俄罗斯东部、日本和中国。梅花鹿是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等级为低危。在工作人员细心照料下,海野梅花鹿家族今年先后迎来了十只梅花鹿宝宝,鹿宝宝的扎推出生让带仔的母鹿们形成了团结无比的守护者联盟,它们互相帮忙照看孩子,确保孩子们安全、快乐成长。 原标题:海南热带野生动植物园迎来“婴儿潮” 这里的动物宝宝萌萌哒 责任编辑: 陈贤玉 分享:

  • 天辰_海南周刊 | 五源河,岸青草郁精灵舞

    天辰_海南周刊 | 五源河,岸青草郁精灵舞

       五源河,岸青草郁精灵舞   五源河入海口的白额燕鸥。 蔡挺 摄   五源河湿地的金眶鸻。 蔡挺 摄 ​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隼。 蔡挺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将火山熔岩湿地与灌丛沼泽区的充沛养分裹挟,五源河自海口永庄水库一路曲折向北,穿过林地、农田与城市,在海陆之间孕育出一条狭长的湿地生态廊道。   从阔叶林、灌丛到河岸滩涂,在五源河国家湿地公园的任何一处角落,几乎都能听到生物们奔跑吐纳的急促气息。树生两岸,鸟栖林中,鱼翔浅底,还有那些不知名的昆虫与浮游动物,它们互相追逐或彼此依偎,共同叫醒着喧闹而充满生机的每一天。     水菜花。 袁浪兴 摄   候鸟翩跹至   孑然游弋于水中,修长的脖颈时而挺拔,时而深埋在胸前茂密的白羽中……不久前,家住五源河附近的村民谭胜利第一次见到这只有些灰头土脸的小家伙时,以为是谁家养的“鹅”溜了出来。直到小家伙扑腾展翅一跃飞起,才让人不禁惊呼:这是小天鹅——海口有史以来首次记录到的一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小鸦鹃。 蔡挺 摄   每年寒潮来临前,不畏重山、飞越万里的小天鹅们总会如约奔赴温暖的华东地区和长江中下游一带。或许是迷失了方向,又或是想要探寻更广阔的越冬栖息地,这只“落单”的小天鹅一路南迁至五源河湿地,竟迟迟不愿离去。   同样年复一年南北迁徙,鹬科鸟类则比它更早发现这处水肥草美的乐园。   小杓鹬是家族里的“小个头”,嘴长而向下弯曲,犹如衔着一把细长“弯刀”。低着头在浅滩淤泥中涉水觅食时,它们总会碰上自己的“远房亲戚”——鹤鹬、红脚鹬、泽鹬、青脚鹬和白腰草鹬们。   一眼望去,长嘴、长脖子、长腿的鹬类长得几乎都是一个模样,除非是经验老到的鸟友,否则实在难以一下子准确辨认。   相较之下,活跃在五源河湿地的另一个“大家族”鹭鸟,长相与本领都算是各有千秋。   头顶和枕部冠羽呈灰绿色的绿鹭,会用小树枝、羽毛或昆虫当诱饵“钓鱼”;牛背鹭像一个驼背的小老头,喜欢跟随在家畜后捕食惊飞的昆虫;白鹭则鸟如其名,着一袭白羽的它走的是“窈窕淑女”路线。   尽管生活在同一片栖息地,有些鸟儿却注定不会相遇。开春回暖时,候鸟成群结伴北飞,一只只羽毛艳丽的栗喉蜂虎、蓝喉蜂虎这才姗姗来迟,成为五源河最耀眼的“明星”。   别看名字取得霸气十足,它们可是鸟类里出了名的“美人儿”。身着蓝、绿色调绘而成的华丽衣裳,栗喉蜂虎、蓝喉蜂虎以栗红色、蓝色的喉部彼此区分,媚眼上都有着一道长长的黑色眼线,宛如都市里的摩登女郎。或许是自恃貌美,蜂虎们对栖息地格外挑剔,通常会出没在五源河下游的固定区域,人类要想一睹芳容还得靠运气。   也有鸟儿对人类的出没并不在意,它们通常是城市里最常见的鸟种,适应性自然首屈一指。   “鸟中佐罗”棕背伯劳戴着一副黑色眼罩,喜欢站在枝头东张西望;善鸣且好斗的鹊鸲是翻垃圾桶的常客,经常会为了“五斗米”丢弃颜面;飞行姿势颇为笨拙的白头鹎,一到繁殖期头顶的那撮白色羽毛便会“炸开”……尽管性格、习性各异,种类繁多的鸟儿却在五源河多样化的生境类型中寻找到自己的生态位,得以相安无事地共处。     五源河小天鹅。海口市湿地保护管理中心供图。   水肥鱼蟹欢   葱郁的林冠是鸟儿们的天堂,顺着层层叠叠的枝桠往下,一簇簇红树将根“锚”入泥里,潮涨潮落间成为水生动物们的庇护所。   呈圆锥形的滨螺,喜欢攀附在潮间带高潮线附近的红树林树干上。可住得那么高,该以什么食物饱腹呢?小家伙们将目光瞄准了依附在树干上的藻类,用牙齿一点点刮食。别看滨螺个头小,它的嘴巴里可长着3500多个舌齿,吃起东西来并不费劲。     花鳗鲡。 李乐 摄   相较之下,生活在滩涂表层的红树蚬要“投机取巧”得多,总是会在涨潮时循着水体中的有机碎屑和浮游生物而来。顶着黑褐色壳皮的它们,几乎与潮间带滩涂生境完全融为一体,只是吃到尽兴了,不小心大半个壳都暴露了出来,自然也引来其他捕食者的垂涎。   也有小家伙的模样天生就长得招摇,再怎么低调也无济于事。穴居于红树林、盐沼及沙质或泥质海滩的招潮蟹,最大的特征是大小悬殊的一对螯,当它们的地盘受到侵犯时,便会做出舞动大螯的动作,仿佛举起武士的盾牌。   除了吓唬敌人,大螯的另一关键作用则是吸引异性。到了交配季节,雄蟹会在洞穴旁挥舞大螯,吸引雌蟹进入洞穴交配,这时后者往往会进出大量洞穴考察,挑中自己的“意中人”之余,顺便掌握多处“安全屋”的分布信息,以便今后顺利躲避天敌。   有科学家将雌性招潮蟹的这种行为调侃为“骗婚”,这样一对比,圆滚滚的和尚蟹实在显得有些忠厚老实。   每当潮水退去,生活在河口潮间带沙泥滩上的和尚蟹们便纷纷钻出来,边走边不停地用两个螯足挖泥沙同时往嘴里塞,并快速从中过滤出可食用的有机物,再将泥沙吐出,周而复始。都说螃蟹总爱“横行霸道”,和尚蟹却偏偏喜欢直行,有时也向斜前方走,且步伐飞快,一旦遇到危险就会钻地洞,一边用脚挖沙,一边转动身体让自己逐渐埋入沙中,仿佛转螺丝钉一般。   尽管一条腿也没有,弹涂鱼的前进速度并不比和尚蟹慢。作为从海洋爬向陆地的典型生物,弹涂鱼强劲有力的肌肉让它们拥有着沙滩跳远和跳高运动员的美誉。每当退潮后,小家伙们便会腹鳍收缩瞬间发力,尾鳍猛然敲击地面,全身所有器官完美调动,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起跳。腹鳍张开和闭合的原理很像吸盘,这让它们拥有着强劲的抓地力,甚至在树上来回蹿跳都不是一件难事。   同样爱在岸边浅滩溜达,花鳗鲡的命运却显得颇为坎坷。在海水中产卵成苗,又逆流而上到淡水河里生长,一代又一代花鳗鲡溯洄而行,却总被过度捕捞、拦河建坝挡住去路,以至于种群数量急剧下降。不知是哪个“机灵鬼”率先发现了咸淡交汇且水质清澈的五源河,引得一尾又一尾花鳗鲡追随而来,才让这个濒危的小家族得以喘息。     野生稻。袁浪兴 摄   岸青草葱郁   鸟在空中,鱼在水里,数不清的昆虫与底栖生物往来穿梭,将它们一一关联的,是茂密而多样的湿地植物群落。     晓褐蜻。 卢刚 摄   从五源河入海口往回走,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庞大的红树林家族。红海榄、白骨壤、木榄、老鼠簕、马鞍藤……按照对盐分、土壤、地势的适应程度,红树植物及半红树植物从潮间带到陆地呈带状有序分布。只是这些“海岸卫士”并非都是五源河的原住民,它们大多是被人为移种过来,肩负丰富植物景观以及发挥植物治污效果的“重担”。   好在红树植物的生存本领足够顽强,不仅在这片新家园扎下根,并与“土著”们很快打成一片,引来水鸟、螺贝虾蟹在此安营扎寨。   顺着滩涂往上游走,一簇簇青翠碧绿的水蕨着生于河边淤泥中。别看毫不起眼,它可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只有在具备湿地和较清洁的水源条件下才能良好生长。   若论“娇气”,个头瘦小的水菜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靠近五源河下游的一处石桥边,几株水菜花漂浮或半沉于水面,一阵微风拂过,柔嫩的花瓣摇曳不止,显得楚楚可怜。因对生长环境要求苛刻,且在无污染的清水中才能正常生长和开花,这种浮萍般的小花由此落了个“天然水质监测员”的别称。     抱茎白点兰。 袁浪兴 摄   五源河多样化的湿地类型孕育出丰富的水生植物,在靠近中游的昌明村附近,一小片酷似杂草的野生稻引得生态保护者们欣喜不已。尽管有着“植物大熊猫”的美誉,与李氏禾、野荸荠、戴星草等湿地植物混居的野生稻,长相却并不“出众”。直到顶端冒出长长的谷芒,这位现代栽培稻谷的近缘祖先,才显露出自己与众不同的挺拔气质。   湿地上的植被摇荡起伏,减缓水体对岸线、河湾及湖岸的侵蚀,也让陆地上的草本、灌木与乔木得以肆意生长。   高达40米的秋枫冠如伞盖,三角梅、鸡蛋果和朱槿长势汹汹,与深浅不一的蕨类植物一道,在五源河畔打造出立体多面、色彩丰富的植物群落景观。而河边用枯木搭成的“昆虫旅馆”以及随处可见的小微湿地,更通过营造仿自然生境吸引蜜蜂、胡蜂、甲虫等昆虫前来觅食栖息,让这里的生物群落结构得以进一步丰富。 责任编辑:陈贤玉 分享:

  • 天辰官网_原创组图 | “魅力自贸港 琼韵醉海南” 2020第五届大致坡琼剧文化节盛大启幕

    天辰官网_原创组图 | “魅力自贸港 琼韵醉海南” 2020第五届大致坡琼剧文化节盛大启幕

       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7月12日消息(记者 陈卫东)绽放琼韵之花,传承琼剧精髓。7月12日,由中共海口市委宣传部指导,美兰区委、美兰区人民政府、海口广播电视台等单位联合主办的“魅力自贸港 琼韵醉海南”2020第五届大致坡琼剧文化节在美兰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开幕,这也标志着新一届的大致坡琼剧文化节正式拉开帷幕。来自全省的琼剧团队、琼剧表演艺术家、琼剧爱好者等齐聚开幕式现场,共同见证这一重要时刻。   开幕式上精彩的演出。记者 陈卫东 摄   据了解,大致坡琼剧文化节已经走过4个年头。今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为了满足戏迷票友们多元化的观看需求,主办方以线上直播+线下发布会的形式进行,展现在自贸港大环境下传统文化活动呈现的崭新面貌。 发布会后本届大致坡琼剧文化节的系列活动也将一一展开。今年将更加注重原创作品的征集和挖掘,创作主题内容涵盖“海南解放70周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抗击疫情 中国必胜”和“我为自贸港作贡献”四大主题,创作形式包括琼剧唱段、折子戏、片段,琼剧小品、海南戏歌等,参赛选手可以任选一个主题进行多种形式的创作,全方位展现海南人民、海南侨胞在自贸港建设、抗击疫情等方面作出的积极努力和贡献。   开幕式上精彩的演出。记者 陈卫东 摄   今年大致坡琼剧文化节比赛项目包括新声代大赛、折子戏大赛、技艺大赛等3大PK赛事,与往届不同的是今年首次将技能表演纳入折子戏大赛当中,鼓励除了唱、念之外的多项式、多行当的做、打等技能表演。而技艺大赛则包括琼剧中的四大行当的技艺展示以及像公仔戏、八音、五虎等非遗传统技艺的展示,可个人参赛也可以团体的形式参赛,来展现海南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时,还可以结合新时代的特点,推陈出新,采用海南话Rap、歌舞、小品等的潮流方式炫出海南本土文化。   现场观众。记者 陈卫东 摄   此次发布会还启动了面向全球的琼剧戏迷票友招募活动。期待琼剧爱好者的热情参与,以海南文化特有的表现方式来展现家乡的魅力。   戏迷看得很投入。记者 陈卫东摄   戏迷看得很投入。记者 陈卫东摄   开幕式上精彩的演出。记者 陈卫东摄   开幕式上精彩的演出。记者 陈卫东摄   开幕式上精彩的演出。记者 陈卫东摄   开幕式上精彩的演出。记者 陈卫东摄   开幕式上精彩的演出。记者 陈卫东摄 责任编辑: 陈贤玉 分享:

更多...

加载中...